作者/水瓶鯨魚


燉湯時,鹽不小心放多了,加一份糖水,濃淡間多少有抵銷效果,卻也滋味雜陳。

記憶起一個人也是。

好的記得多,就容易忘記不好的。電腦中毒時,好檔案和壞檔案,會一起消失;記憶中毒時,甜美的檔案和心碎的檔案,也會一起抵消。

一個女孩總是抱怨現在的男友,提起某舊男友分手後仍對她呵護倍至。
好友忍不住說:「妳難道忘了你們分手時,妳有多傷心嗎?」

女性好友都是一台自動備份機,會幫妳記住過往情事;因為妳深夜傷心落淚的時候,她們忍著呵欠,在妳身邊。

這幾天整理稿件,突然看見隱藏在許多檔案裡某個標示日記的檔案夾,一些寫一半或沒寫完整的日記,細細描述著多年前和一個男友的對話和瑣事,甜膩的、傷感的、玩笑的、難受的,我竟似突然驚醒。

原來,他說過:「我愛妳。」
原來,他說過:「如果有一天我們分開,一定還要當好朋友喔。」
原來,他說過:「我無法想像沒有妳,我會怎麼辦?」

這種女生們應該會記住的粗淺甜言蜜語,我竟然一句也不記得,甚至不覺得他是會講這種話的男人,或曾經對我講過,我甚至懷疑日記的真實性,我該不會喝醉了吧?呵。我怎麼只記得他每次一見我,總會沉默地緊緊擁抱我,把手指緊緊掐痛我的肉,用力抱我這種事。但日記裡紀錄的環境栩栩如生、隻言片語合乎邏輯。

為什麼,我都忘記了?

或許是腦內記憶體互相抵消作用,我想,我會忘記他太黏膩的情話,只因為我不願想起他太殘酷的部分。甜蜜是傷情時,一根卡在喉嚨要命的魚刺,我防衛性地拔除了。所以,至今我們相遇,都還能維持微笑點頭、打招呼或閒話家常的態度。

我們的情事,大概就像中毒的電腦,好檔案和壞檔案一並刪除;我們的關係,也像一鍋多了一份鹽巴和一份糖的湯,攪和抵銷後,滋味雜陳……不太挑剔的話,基本上仍可以入口。

「如果有一天我們分開,一定還要當好朋友喔。」

嘿,大多數人都不是電腦高手,能把銷毀的檔案完整救回;重灌後的感情電腦,某些檔案有時修復得零零落落,「好朋友」三個字比較困難,「朋友」兩個字,以彼此都是成人,禮貌上都可以。

但,對我而言,意外發現那些過往日記檔案,我還是小小驚嚇。我從沒想到我對他的記憶磁碟容量這麼少,一點、一點、一點都不記得了。那麼,我也曾對他說過這些黏膩的話嗎?也一點、一點、一點都不記得了。

「我們,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都會男女啊。」我心底自言自語。

那,我究竟有沒有對他說過更噁爛的情話呢?不知道呢,我的檔案無存,不清楚他的記憶體容量是否比我好?

這讓我思考起某個有趣的議題,假設每個人的感情記憶體都有其容量和特性,是否有許多戀人當初相遇時,彼此戀愛的「感情機器配備」就差異很大?比如某甲硬碟只有80G、某乙有160G。

於是,從熱戀、相愛到分離,那麼「機器好」的分手戀人是否會因為存過多記憶,比較容易眷戀或比較痛苦呢?

無可解。

這讓我思考起,有時候我會對某個情人戀戀不忘,或某個情人對我戀戀不忘,是否也來自我們「感情機器的記憶體容量」有差別呢?

無可解。

只有NOKIA的廣告詞:「科技始終來自人性」,我深信,即使我都不相信我自己的感情記憶體,我還是相信這句話。

畢竟會忘記的情話,表示無足輕重,只是言語;我的感情記憶體,多數只記得行為,感官實際動作。

當某舊情人聽見我撒嬌耍賴開玩笑說:「好想吃溫州街蔥油餅喔。」至今,仍願意去幫我排隊買來給我吃,拿到熱騰騰蔥油餅那瞬間,我非常感動。

我感動的咬下蔥油餅時,想過,唉,他或許和我一樣,他的感情電腦和我一樣中毒,檔案互相抵銷。

他只記得我好的部份,忘了我過去對他殘酷的部份。


◎水瓶鯨魚.五更常忘
http://blog.xuite.net/alicewhale/1

cc09196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